塔哈拉斯

从曦瑶各自性格看曦瑶he的可能性(中)3

墨凉:

很赞同这个大大分析的


莫竹心:



精修版的时候,羡羡说他所吹的有问题的《洗华》是聂大“怒气侵袭的时候”瑶妹所弹的,但是瑶妹给聂大弹琴的时间并不短,而且共情时的羡羡说他刚开始听到琴声后能明显的感觉到戾气减少。所以我觉得瑶妹所弹奏的曲子前后是不同的,转折点就是在他告诉聂大他会在两个月内清理掉薛洋。原因有二:一,如果瑶妹从一开始就打算用《洗华》杀掉聂大,他没有必要选一首这么难的,以聂大对于这些东西的了解,即使是简单的被改了他也一样听不出来;二,那段时间聂大有两次非常生气的时候,一次就是要瑶妹清理掉薛洋,第二次是训斥怀桑不务正业。以聂大的性格,这两个地方即使他没有被戾气所控制一样是要生气的,就像羡羡都说当初常家的事如果是他听说了也是要管一管的,聂大生气出手是正常现象,并不是被戾气所控制。可能有人会说那他为什么会激动的给瑶妹推下去,因为他当时已经认定瑶妹是坏人啊,所以瑶妹的解释在他心里就是狡辩,一个耿直的人,要求别人改正,别人不改还狡辩,他不发脾气才是不正常的吧?第二次训斥怀桑那里我真的是非常同情怀桑,因为他其实是被瑶妹连累了,简单来说,聂大正在对瑶妹生气,结果突然发现怀桑被瑶妹带坏了(他想要什么瑶妹都给他),这种时候迁怒于聂二简直再正常不过。




 




聂大的就说到这里,总结一下,瑶妹不是一开始就打算杀他,否则他既然知道聂大活不过那么久,早就可以应承说会处理掉薛洋。但在当时几方面的同时刺激之下(当时金子轩已经死了,他在金麟台情况不容乐观),他最终选择了下杀手。




 




杀青楼众人原文里只有结果,番外恶友那章提到了瑶妹让薛洋去“清理一个地方”,而且是云梦旁边的一个小城,前后联系说的应该就是思诗轩。观音庙对话的时候大蓝问瑶妹是不是为了毁掉痕迹,瑶妹说不全是,剩下的一部分原因应该就是报复吧。对于瑶妹来说,那个地方是他童年的噩梦,是他和他的母亲经历过最多羞辱和轻贱的地方,他没有能力报仇的时候把那些都记在了心里,等到他有能力的时候,自然是最彻底的报复。




 




恶友篇的另一点就写出了瑶妹后来弑父的理由。如果说孟诗是瑶妹一辈子的牵挂和桎梏,那么金光善就是瑶妹一辈子的阴影和执念。可以说,金光善死之前,瑶妹做的大部分坏事都与他有关,为了被他看见,为了被他承认,或是直接得他授意。所以当瑶妹听到金光善仍旧不想提他的时候,就已经起了杀心。




 




这里插一句,有关于莫玄羽。按照瑶妹的说法,刚开始金光善将莫玄羽带回来妄图架空金光瑶的时候,并没有引起他非常大的不满。而且既然莫玄羽是进过金光瑶的密室的,我们是不是可以猜测,瑶妹并不是一开始就存着将莫玄羽赶出金麟台这个想法的。




 




直到听到了金光善对于他的看法,瑶妹才开始动手清除一切可能影响到他地位的其他私生子,也是这个时候故意设局造成了莫玄羽骚扰他的丑事(我觉得是不是真的非常值得商榷,莫玄羽真的是短袖?)也是因为之前的关系并不非常紧张,才最终导致瑶妹留了莫玄羽一命。




 




说这一段的目的是,我觉得瑶妹这一生跟他有过轻微情感来往的人太少(真正的情感交流,不是另有目的的),因为少,所以对于这些人,瑶妹有着轻微的手软,就是会留他们一命,当然,如果这些人是完完全全挡在他前行的路上,他也一样不会手软。这样的人比如思思,比如莫玄羽。




 




到这里魔道十三年前的事情就讲完了,下面是原文发生时间段发生的。




 




首先还是明确一点,我不觉得瑶妹在原文中智商下降了,只能说十三年前那段时间他想做的都成了,十三年后他想做的都失败了(因为羡羡的主角光环强行上线了)。




 




下过棋的妹子都知道,如果想赢的话,不能总跟着对方的步骤走,要在对方行动之前截住。原文开始的时候,怀桑将聂大的手臂放到了莫家庄,此时瑶妹如果去找始作俑者的话,等他找到怕是聂大的尸体都被拼好了。所以瑶妹的首要目标是转移聂大的身体,继续掩盖事情的真相。




 




从这里开始,羡羡的主角光环就上线了。苏悯善去挖坟,被忘羡撞见;苏悯善在义城,被忘羡打伤。我不是说他们找不到,毕竟怀桑在给他们领路,但是每次都刚刚好撞见……我只能说是天意。撞见就算了,第一次发现挖坟人了解蓝家的功夫路数,第二次知道他们带走了阴虎符,感觉没有证据也变成有证据了……




 




上乱葬岗之前,忘羡二人刚刚告诉蓝大他们认为的凶手就是金光瑶,瑶妹就出现在了云深不知处。忘羡二人在寒室的屏风后面得到了即将进行第二次乱葬岗围剿的事,于是他们提前前往了乱葬岗。这里其实有一个问题,就是瑶妹是否知道忘羡二人在屏风后面。




 




他面上肯定是没有表露出来的,但是瑶妹演技一流,他到底有没有猜到真的很难说。我觉得以忘羡二人的修为,肯定是不会因为声音被发现的。不过在这个时候,瑶妹完全没有打算盘查云深不知处的意思。他到底是因为完全相信蓝曦臣,还是这个时候忘羡二人在哪里对他完全没有影响?




 




我个人倾向于后者。我们可以一步一步假设。首先如果忘羡二人不知道乱葬岗围剿,则以乱葬岗当日的情况,世家们应该会被凶尸围死在乱葬岗上,到时候把事情往羡羡身上一推,杀人的又确实是走尸,羡羡简直百口莫辩。




 




其次忘羡二人知道乱葬岗围剿,也就是原文里的情况,我们可以看到以瑶妹当时召上去的凶尸数量,不光是世家诸人,甚至连忘羡也逃不出来。到时候即使世家们知道了是瑶妹下的手,一样奈何不了他。




 




这样的一个局并没有不妥之处吧,我觉得瑶妹想的挺周全的啊,然后羡羡的金手指再次发作,血池里的温家人出来了。




 




我当时就是一口老血啊。




 




我觉得瑶妹就是诸葛亮再世也不行,天都不站在他这边了。




 




不过这个时候倒是可以看出他对于大蓝的不同了,在这种情况下,与其说是他不能允许大蓝帮忘羡说话,不如说他确实不打算让大蓝跟着世家一起覆灭在乱葬岗。




 




接下来就是观音庙对峙了。当乱葬岗的人安然无恙回来的时候瑶妹就已经知道自己离开才是上策,所以他顺势以蓝大为质打算离开,只是先被忘羡二人找到,后被金凌撞见,最终因为仙子引来了莲花坞大部队。




 




这段最突出的部分不是瑶妹的计谋,而是瑶妹的辩才。瑶妹在临死前怒刷了一把自己的舌灿莲花,也算是侧面证实了当初被他忽悠着去送死的金子轩和错信他的温若寒不太亏。




 




不过我觉得印象最深刻的地方在于,瑶妹的自信心还是很强,或者说,他一直到最后都疯的冷静自持,丧心病狂这个词其实一直都与他不符。原因很简单,我觉得稍微心狠手辣一点,他都应该在刚开始抓到蓝大、忘羡、金凌甚至舅舅和怀桑的时候下手狠一点。也不用杀他们,直接重创,一力降十会,我不相信一个受重伤的大蓝或者忘羡在后来还能给他添那么多乱,最后导致他从优势变成劣势——尤其是羡羡,我简直怀疑瑶妹是不是觉得一个谈恋爱的夷陵老祖就可以忽略了,莫玄羽是没有修为,但是羡羡根本不需要修为啊,他一个画符的,瑶妹就那么放任他和汪叽在一旁卿卿我我去了,感觉羡羡不干点什么简直对不起自己的名号啊。




 




如果说整本书真的有哪里的瑶妹智商下线了,肯定是观音庙这里,大概墨香太太没有开玩笑,瑶妹真的是被忘羡闪死的(望天)。




 




最后加一点,有关于瑶妹建瞭望台。放到最后来说不是因为我忘了(其实就是),主要是,这个行为跟前面的那些画风差太远。




 




我前面曾经说过,很少见到瑶妹做完全没有道理的事情,他所做的每一件事都是草蛇灰线,千里伏脉,跟前或后都有呼应的。只有建瞭望台这件事,我完全没找到任何事实依据。并不是说他不会这样做,事实上,如果主角团里真的有人这样做,那这个人一定是瑶妹——他是唯一一个在市井中长到成年的人。




 




可他肯定不会是因为青楼中的人这样做的,那么究竟是什么样的人或事,能够触动或者说影响了瑶妹,让他决定建设瞭望台,这件最开始在整个修真界中完全没有人看好的事情。




 




我们长大后的每个选择,其实都和我们小时候经历的某件事情有关,有些人可能小时候买不起糖,长大了之后就会买很多的糖放在那里,也不吃,但是看到了就想买。这个例子肯定不准确,只是一个形容,但是瑶妹必然不是某天早上一拍脑袋,说哎,我们建个瞭望台吧,这样的。




 




不过原文里没写原因,我只好随便猜一猜,或者是曾经对瑶妹有过恩惠的人因为遇到凶尸而身死,又或是在瑶妹短暂的读书生涯中向往过“为生民立命”的伟人,不管是因为哪一种情况,都为瑶妹荒唐的人生中,注入了一抹人性的色彩。




 




我喜欢这个人,不是因为这个人好,我也不觉得这个人做的对,甚至我觉得他的很多选择都让我看到了人性中的脆弱、自私和疯狂。但是他让我看到了一个人,一个苦苦挣扎、甚至自相矛盾的人。




 




都说悲剧是把美好的事物摔碎给人看。




 




卿本佳人,奈何为贼。








——————————————————————————————




瑶妹篇到这里就说完了,一个瑶妹我写了一万二……心好痛,很感谢一直看到这里的人,感谢你们容忍我唠唠叨叨这么多,其实感觉上还是有好多没有说(泥垢),然而按照时间顺序我确实已经讲完了。以后如果大家还愿意跟我讨论,那我肯定是感激不尽的,但最近不行了,lo主即将进入新学校副本,明日启程,大概有多长时间不能更新我也不知道,少则一个星期,多则两个星期,毕竟我还不知道新的地方校园网怎么搞……








而且开学了,以后也不可能日更啦,抽时间我会先把《遇红尘》完结掉,然后看还能不能把大蓝的行为整个写一篇分析出来。




最后感谢陪伴了我这个假期的小天使,(づ ̄ 3 ̄)づ






评论

热度(146)